大台灣外送茶莊 高雄外送茶/台中外送茶/台北台中外約高檔茶/台北一夜情外約/新竹出差叫小姐/找援交妹/新北旅館推薦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查看: 93|回復: 0

給想要割包皮的人看看【星星外送茶 line:myy654】

[複製鏈接]

1015

主題

1045

帖子

6918

積分

管理員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積分
6918
發表於 2017-10-31 20:16:00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在此先說明,這篇文章主要是給那些需要去割包皮,但或因不瞭解過程或因恐懼或其他原因,而一直猶豫未「割」的人看的,如果你已割過或根本不需要割,到不需花時間看下去。我則盡量將過程描寫的詳細一點,讓不知道的人能有多一點資訊,少一點恐懼。

說起來有點丟臉,小弟我從小就是「包莖」-也就是不管是大是小、是軟是硬,任何狀態下都無法「出頭天」的。不過我曾經看過日文的playboy中曾提及有三分之二的日本男人都是包莖,這倒使我稍稍安慰不少。

因為家中上一代的教育程度不高,他們可能壓根兒不懂割包皮這檔事。其實就算是知道,對從小經濟狀況不算富裕的我們,對這種可有可無的手術,只要是不妨礙正常的尿尿,當然是能省則省了。這種狀況在台灣,尤其是對五、六年級這一輩的我們,應該還算普遍吧!

我隱約還記得國中讀健康教育時,課本中曾說「包皮過長不衛生」、「割包皮是很簡單的手術」等等幾句話,但我那時書讀歸讀,考試歸考試,就是不知道自己也是需要割的人,也由此可見台灣健康教育完全徹底的失敗。

後來也曾看過一些A片,發現自己的和劇中明星的不太一樣,小時後只覺得長大後應該自然會長成那樣了,但真的長大後,才發現不妙..........

會打手槍以後,發現A片演員都可以射的很遠,而自己卻是用「流」出的,雖然用流的也很爽,但總覺得有缺憾;而且最重要的一點,不能玩「顏射」。自我探索後,發現就是過長的包皮在作祟,擋住了射精的去路,而且開始喝茶後,才發現很多小姐居然比我還懂這檔事,只不過通常年輕的小姐會疑惑的說:「奇怪!你這個怎麼露不出來啊?」;而年紀較大的小姐則儼然一副「閱鳥無數」的樣子說:「先生!你這個包皮太長了,要去割喔!」,聽多了,難免動了念頭。

心想:「如果不去動手術,豈不永遠『包莖』下去!」於是下定決心,非割不可。
但是,問題來了,「要去那兒割什麼?時候去割呢?」(費用方面對我來說尚不成問題)正好,前陣子因轉換工作,給自己留了一段空檔時間休息,不如一不做二不休,利用這段時間把「他」搞定吧!
時間有了,地點呢?坊間標榜「精割包皮」的診所不少,可是我不太敢去(純屬個人意見,也可能是偏見,業者別向我抗議啊!),因我以前曾聽朋友說過,有人被割成「鋸齒狀」,真是太恐怖了,這可是我非常重要的器官啊!最後,決定還是向大醫院的泌尿科求診,心一橫,於是前往「尹×田」醫院,為什麼選擇這家?因為它的全名就含有「泌尿」二字,想必對這方面是相當專業的。

依程式掛號完成後,「什麼!要驗尿?」

「泌尿科門診前都要驗尿。」掛號小姐回答說。

我又不好意思說我是來看包皮,應該不用驗吧!不過既然花了門診費,多驗多健康,驗吧!

果不其然,醫生見到我的驗尿結果,第一句話就說:「先生你一切都很正常,沒有尿蛋白,也沒有糖尿病、血尿,請問你有什麼問題啊?」

門診室的門是不關的,每一位醫生門診時都還有一位女助理在旁邊處理一些雜事,害我有一點不好意思的說,我想看一看我的包皮是不是太長。

助理小姐一聽我說,馬上熟練的把門關上,並拉起了簾子。醫生很親切的說:「好!我看看。」

褲子脫了,醫生一看。不!應該說他只有瞄一眼,只有一眼,真的絕不超過0.5秒,就立刻下了診斷結果。

「太長,太長,要馬上動手術。」醫生如是說,而我想我真的是太嚴重了。

醫生開始寫字,我就問醫生如果動手術對生活會有什麼影響?他只說一個星期內不要洗澡,因為縫線遇水會掉,這段期間用擦澡的方式替代。我並順便瞄一下他寫些什麼,只見他在一張單子上寫了一個字-phimosis,這個字我後來了才知道,就是「包莖」。

和醫生約定好手術時間後,出了門診室,助理小姐告訴我一些注意事項,如手術費用是七千元,健保不給付,可刷卡;來的時候不要騎摩托車;操刀的醫生就是剛剛為我門診的那位醫生等等。

終於來到手術日,去醫院掛完號後就到手術室門外等待,陸續見到有人動完手術走出來,有的人衣服上還沾了血跡,我心裡不免毛毛的。

終於輪到我了,護士小姐交給我手術衣和拖鞋要我換上,還特別強調裡面所有衣物,當然包括內衣褲,都不能穿。手術衣是像三溫暖的和服一樣的款式,只不過質料是棉的,顏色是淺綠色的。

去更衣室換好衣服出來,護士引我進手術房並躺在手術床上。我自小身體還算健康,這是我第一次躺在手術床上,覺得還蠻新鮮的,天花板上頭有大型的強光燈,可以把床上的病人照的一清二楚。

醫生不在手術房裡,大概動完前一個手術後去休息了吧!週遭約有三、四位護士小姐在忙來忙去,這幾位護士小姐好像都還滿年輕的,只是不知長相如何,因為頭都包起來了而且還戴著口罩。

護士小姐在我的胸前架起一個架子,架子上有掛著布並和床呈九十度垂直,這樣我就完全無法看到我的小弟弟了,心理不免開始有一點兒緊張了。

一位護士把我的手術衣撥開,讓小弟弟完全露出來,我不免有點兒尷尬,因為這房間裡除了我以外都是女人,但所有的護士好像若無其事般,繼續做她們的工作。我想這些護士也是「閱鳥無數」,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之見識與閱歷,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她們的性生活哩!(她們可能看一眼就知道自己男朋友的DD是大還是小,呵呵!)

我聽到一位護士對我說話了:「先生!未避免被感染,手術前會先將您陰部全部的毛剔掉,過程中可能會有一點不舒服,請您稍稍忍耐一下!」哇!當時只想到這樣豈不是要當「青龍」了嗎?沒想到後來還有不小的困擾。

小姐的動作非常熟練,過沒多久,想必(因為我看不到)已經剔乾淨,過程中倒沒有任何不舒服,只是光溜溜的小弟弟讓我覺得怪怪的。

醫生接著出現了,對我說:「我現在要開始給你打麻藥了,會有一點痛,不要緊張」,我點頭。

對了!打麻藥之前,我不知道是醫生還是護士,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(只知道材質好像是橡膠做的),放在小弟弟旁邊,幫小弟弟撐立起來,以便手術進行。我曾在網站上看到有人問,割包皮時是不是要呈勃起狀態?其實這根本不是問題,因為針一扎、麻藥一打,還勃起的了嗎?

醫生好像有用雙手輕輕搓一搓我的小弟弟,使它略為變大一點,然後針就紮下去了。哇勒!真的紮在陰莖(不是龜頭)上喔!

「痛啊!」再加上緊張(畢竟小弟弟是第一次被針扎),身體不免有點兒移動,醫生笑著告訴我要放輕鬆(怎麼可能?),最後費了一番手腳終於完成麻藥的注射。

打麻藥應該是整個手術過程中唯一會痛的過程,但真的很痛嗎?其實未必,但至少對我而言,現在回想起來仍有恐懼。我想就算是一個無論身體其他部位有多強壯的人,都應該會害怕小弟弟被針扎吧!
麻藥很快就發作了,這是連自己都可以感覺出來的,麻醉的範圍也僅限於小弟弟而已,醫生和護士好像已經開始在作業了,我雖看不到,但小弟弟仍有一點知覺(正確應該說是觸覺吧!),至於痛覺則完全沒有。

我只聽到「吱吱、吱吱」的聲音,原以為是醫生在噴些什麼東東,後來我才知道這就是在割了,因為聽到幾聲「吱吱」後,小弟弟可以感覺出護士拿東西(應該是紗布還是棉花,我沒概念)在吸血,然後又繼續聽到「吱吱」,整個過程耗時不長,而且絕無痛楚,約十到十五分鐘後,我猜應該已經割完了,因為感覺到開始在包紮。

包紮妥當後,護士把東西收一收,並幫我把衣服蓋好,告訴我手術已完成,可以下床了。醫生在旁邊寫病歷,對我說麻藥約三小時後會失效,回去吃他開的消炎藥,繃帶(有繃帶?我還沒有機會看啊!)今天回去不必拆,明天早上回來找另一位醫生複診,到時再把繃帶拆除。我趕緊向醫生道謝,畢竟我把我這麼重要的器官交給他處理,他幫我平安順利完成手術,費用我也覺得還算合理(尤其是和器官的重要性比起來),當然要多給人家謝謝啊!
護士另外給了我一張注意事項,我只記得有以下幾項,其他忘了:


手術後一個月之內不可以有性行為(我最記得這個了,心想慘了,還要再等一個月?我可不想等這麼久啊!)。
手術後龜頭約有四、五天會發痛,此乃正常現象,不必擔心(我痛的可不只有四、五天,容後述)。
手術後一星期內傷口不可以碰到水(醫生早說了),也不可以騎機車。
手術一星期後找原來開刀的醫生復檢(心想別忘了再向醫生道謝)。
出了手術房去更衣室換衣服,這時我不但終於見到我期望已久的龜頭了,也看到我第一次「青龍」(當然小時後未長毛不算)的模樣,縫線的傷口看不到,因為陰莖裹著止血繃帶。
「哈哈!終於和人家一樣了,我是男子漢了。」
這時有點兒想尿尿(更衣室內有馬桶),但好像是因為麻藥藥效還在,尿不出來,只好作罷。
急忙的把衣服換好,領完藥,就滿心歡喜的回家了。心裡正為手術過程一切順利而高興著,卻不知痛苦還在後頭等著呢!
因為麻藥未退,所以很順利的坐公車回家,順道買了晚餐,打算回去後就不出門了。
隨著時間經過,醫生所言果然不差,數小時後麻藥已退,我發現了一件很慘的事:就是我那剛出頭天的龜頭,「只可遠觀,不可褻玩焉」。說更白話一點,就是龜頭,不要說去玩它,就連隨便輕輕碰一下都會痛,至於有多痛,實在很難用文字精確的描寫出來。不過我已經沒辦法穿內褲了,就算光穿一件T-shirt,只要衣服的下擺碰到龜頭一樣都會痛。這麼一來,我什麼事都不能做了,幸好我是一個人住,晚上只能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「晾鳥」。
我活了這麼大,還是第一次遭受這樣的肉體上的苦難,因為以前最多是牙痛、肚子痛、頭痛或是一些外傷,如摔車等,但我覺得現在比那些都痛的多,心中不免浮起了後悔的念頭。但我告訴自己,如果要成為男子漢,就別怕疼,勇敢的面對吧!
我心中一面慶幸自己還好目前暫時不用上班,這模樣如何出門?但也想起明天要去醫院復檢,豈不要痛死了。
「我明天能出門嗎?」心中頗擔心。
這時想尿尿了,但是尿出來時頗嚇了我一跳。
「哇靠!可以尿的這麼遠。」尿尿感覺與距離都和以前不一樣,害我噴了一些在馬桶外面。
因為以前尿道都被包皮擋住,所以尿尿時要拿著小弟弟,調整「出尿口」妥當後才尿。但現在包皮一割,只要把小弟弟掏出來,就可以正常的尿尿了。另外,尿完後殘留的尿液也減少很多,應該也算是比較衛生吧。
該睡覺了,面臨的問題又來了,就是龜頭也不能碰到被子,否則又是一陣疼痛。換了不同睡姿後,決定還是把小弟弟留在被子外,寧願讓他在外吹風,就這樣子入睡了。
第二天,該去醫院了。麻藥消退後第一次穿上內褲,或許是慢慢已習慣痛楚再加上復原的效果,內褲穿上後覺得沒有像昨天想像的那麼恐怖,可是這只是「靜止」的狀態,若是有走路或其他動作,不免又有痛楚產生。我另外配上一條最寬鬆的長褲,希望能少一點摩擦的機會。
叫了計程車(實在沒辦法走遠去坐公車),到了醫院門口,從下車走到醫院門口只有一個人行道寬的距離,因為痛,我居然沒有辦法一次走完,走了幾步小弟弟受到摩擦就會痛,只好將步伐暫停,而且我的步伐必須邁的很小。總之,走路樣子應該很奇怪,我深怕有路人看到以為我「長芒果」。
完成了掛號,進了門診室,醫生叫我躺在床上並把褲子脫了,我告訴醫生我很痛,今天差點兒來不了。沒想到這醫生比昨天的醫生態度差多了,完全不理會我的問題,居然回我說:
「我看你滿強壯的樣子,怎麼這麼沒用?人家小朋友都沒囉唆,第二天很快都來了。」
「我是很強壯啊!可是這裡和其他器官可不一樣啊!」我也頂他了一句。
於是他幫我把繃帶拆下來,與其說是拆,不如說是用扯的,害我痛的一陣暈眩,真有暈眩的感覺,疼痛感覺是從脊椎直上後腦杓,這是我整個割包皮的過程中所受最大的一次痛,這種痛也是我這輩子從沒有經歷過的。所幸時間短,一咬牙就捱過去了。
「今天教你換藥。來!拿一支棉棒,在傷口塗上一圈藥膏,用紗布包好,膠帶貼起來,會不會?」醫生邊說邊做。
我還來不及看傷口,醫生就繼續作業,整個過程絲毫不考慮我的痛苦,動作俐落,不到二分鐘藥就換好了。而且這醫生很變態,好像故意似的把膠帶黏在我的龜頭上,我想下次換藥時又要痛一次了。
門診結束後,領了一條藥膏,就回家了。
回家後自己換藥,拆下紗布,才知道「包皮環切手術」(割包皮的正式醫學名稱)是怎麼一回事。醫生在我龜頭溝以下約1至1.5公分(未勃起狀況計)的地方環切一圈,然後將包皮前緣縫在陰莖上,我見到一段段黑色的線陷入陰莖並圍成一圈。



接下來的一星期,生活上是平淡無奇,因為我除了外出吃飯有穿褲子外,其他時間都在「晾鳥」,痛苦有慢慢減輕嗎?應該說有,尤其是龜頭,因摩擦而產生的痛苦已漸漸減輕了,但有別麻煩來的。
什麼麻煩?分幾方面來說吧!一是縫線的地方,因為線頭還在,而且線(羊腸線)是硬的,經過和褲子的摩擦,線就刺入陰莖,這是一種又痛又癢的感覺,很難形容,我外出走路時常手插口袋,不時調整一下小弟弟,已期減少這方面的不舒服。

二是陰毛開始長了,剛長的陰毛只有一點點的長度,扎的小弟弟難過。
三是勃起時最慘,因為陰莖會變大,但縫線可不會跟著變大,於是線就陷在陰莖裡,就像西遊記裡孫悟空戴的金箍一樣,箍的緊緊的,還陷到肉裡,能不痛嗎?(或者可以這樣想,當你勃起時拿一條線用力勒住小弟弟會怎樣?)再加上多日不能「發射」,「彈藥」越積越多,彈藥越多,越容易勃起,一勃起,又被箍起來,箍起來就會痛,一痛就不可能想要去打手槍,真是一種如惡性循環般的折磨啊!有人不少人問道剛割完能否打手槍,我想至少線未拆掉前是不可能的(之後還要看傷口癒合的速度,容後述),當時我就想有人如果連這樣都能打手槍,我就拜他為師。
我每天都很仔細的換藥,但換藥時拆下紗布,紗布會鉤到線,也會痛。
經過了「最長的一周」後,我依醫院的指示找原醫生複診。
「很好!非常好!」醫生好像在稱讚他的作品一樣,「從今天開始你可以洗澡了。」
「洗澡後,線遇到水就會松,一鬆自然就脫落了。」醫生給我一個好消息。
「如果沒有什麼狀況,可以不用再來了。」我向醫生道謝後,離開了醫院。
哇!終於可以洗澡了,除了之前擦澡實在不方便外,更表示縫線可以拆除,「金箍」終於可以拿掉了。
雖然小弟弟還會痛,但我還是痛快的洗了一個澡。而且我已等不及了,就跑到HOTEL。咦!是休息,真的休息喔!因為我住的地方沒有浴缸,所以決定到HOTEL,泡在浴缸裡自己來拆線。
真的很好玩,一旦泡在水裡,原來硬的像鐵絲般的羊腸線,變像縫衣線一樣軟軟的。輕輕搖一搖將線頭拔出,真的拉出一條線,包皮上還留有小洞。但我不知為什麼,用這個辦法並不能一次就把線拔乾淨,接下來的好幾天,我洗澡時都順便拔掉了一些線。拔線基本上是不痛的。
我仍然繼續擦藥,並裹著紗布;但手術後約二星期我想應該好的差不多了,就停止上藥,但因為小弟弟和內褲磨擦仍會不舒服,所以紗布仍裹著,大概裹了三星期。
苦日子畢竟慢慢會過去的,因為線陸續拆掉,所以縫線造成的不舒服已解除,但剛長的陰毛還是會扎,至於勃起時是不是因為線拆掉就不痛了?答案是-「錯!」或許可以這麼說,因為醫生在割時,深度不可能剛好只割掉包皮,換言之,除包皮割掉外,陰莖也多多少少會被割到一圈,至於會有多深,應該就是視不同個案而異了。現在線雖然掉了,但那一圈割痕仍在,而只要一勃起,割痕就裂大,還是會痛(但沒有之前有縫線時那麼痛就是了),還是沒有辦法打槍。
但是傷痕畢竟會隨時間的流逝而癒合,痛楚也會隨時間慢慢的離去,大概在手術後第三個星期,我忍著痛,終於打了割包皮後第一次的手槍。這種感覺,宛如讓我重新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。
我覺得第三個星期復原的很快,因為勃起時越來越不痛,手槍打的也越來越頻繁,我終於明瞭,即將痊癒了。
割包皮後我覺得手槍打的比較有「品質」,因為感覺比以前爽,雖然次數比以前少。
接下來我覺得應該已經可以了,大家應該也猜到了吧!就是要去喝茶了。我是在手術後第四個星期就去了,換言之,較醫院指示的一個月「禁慾期」為短。我覺得醫界普遍都說要一個月禁慾,應該是較保守的說法,恢復快的人應該不需那麼久。至於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喝,其實你自己最清楚,只要勃起時已經不會痛而且可以打手槍,應該就可以了。
我最記得手術後的頭二次喝茶,都有一個共同點,那二個mm都因為我做的太久,她們那裡被保險套磨的難受,不約而同的主動要求我把保險套取下後繼續做,其中一位還讓我射在裡面。這二次的經驗都很棒,除了可以享受直接的BJ外,包皮割除後,我不知原因為何,做愛可以比較持久,而且感覺絕對不一樣。我也有和小姐說我包皮剛割,一位小姐還說割的很好。
最後告訴大家,現在回想起,割包皮這檔事,無論過程是如何的痛苦,如果要我重新選擇一次,我都願意。因為不但可以較爽,而且亦較衛生。
記得後來有一次去三溫暖,一位按摩女對我說:「先生,你的香菇好大耶!」,聽她這麼說(不論是真是假),我滿足得望著我那「出頭天」的小弟弟,心想,過去所受的苦難都值回票價了。
結論:
所耗費用統計:手術費七千、健保卡蓋了四格(手術前一次、手術一次、手術後複診二次),每次都要付掛號費好像二百元、手術後的藥錢二次,每次不超過一百元,所以總共花費約八千左右。
我建議最好選擇在冬天動手術,因為手術後有一星期不能洗澡(至少不能痛快的洗),而夏天不能洗澡令人難受,還是在冬天做比較好吧!
我覺得坊間有許多「精割包皮」的診所標榜可以「完全無痛」、「可正常工作」等,我對此存疑,因為我認為剛割完一定會痛(不但傷口未癒合會痛,龜頭一摩擦也會疼),除非你有超乎常人的忍耐力或是你工作時可以不用穿褲子,否則我認為還是會影響工作。所以最好挪出一段可以專心靜養、悉心呵護的時間(至少一星期)去做,在學的朋友利用寒假;剛退伍的朋友可利用退伍後、就業前的待業期間;已上班的朋友可以於轉換工作的空檔時間。
還有年紀不是問題,小弟我也是三十多歲,而和我同一天手術的病友中還有比我年紀大的。我有特別問醫生說是不是我年紀太大所以恢復的較慢?醫生說我其實恢復的並不算慢,恢復的速度是和體質有關,與年齡無關。
如已為人父母者,請注意您家的小孩是否有必要挨這一刀,如有需要,既然「伸頭也是一刀,縮頭也是一刀」,就別拖了吧!
包皮割除後,做愛(包括打手槍)的感覺就是不一樣,真的是比較爽喔!也可以比較持久。就算光衝著這個理由,我認為也是值得的。男子漢就別怕痛,該割的朋友快去吧!


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